关于未来的一点想法

2019.09.10

Dont let job title determine what you do

Dont let job title determine the type of design you do

这个 title 来自于阿姆斯特丹设计大会 Anton & Irene 的联合创始人的分享。
我希望表达的是,每个人的就业观没必要特别狭隘,因为实际上你往往没有这么被动。

关于做东西 or 学习的范围,有两种说法:

  • 一个是不要给自己设定边界
  • 一个是从上往下思考

“不要设定边界”其实还是在同温层的总结,只是按照“不设定边界做”是不现实的。而从上往下思考,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在这种背景下,不设定边界,直接去做该做的,为上上策。

我觉得自己长期以来最有用的经验是:习惯跳出自己的舒适圈。不是说能做出“跳出舒适圈”的这个决定,而是说在新方向的前 3 个月、前 6 个月沉得住气,把技能从离散的技能点点成技能树。在这个方向有扎得住脚的沉淀,让自己已经融入进去这个方向 or 行业。

其实一路过来,真正持续产生收益的还是“兴趣”,也很感谢自己持续不断的好奇心。从最早在高中搞电视台,把 Adobe Suite 玩的不算差。到大学出于兴趣写代码写的不怎么样,但是凭着熟练地使用工具进了团队的 Design 组,再到大一大二写写画画,纠结了一段时间,过来做了 PM。由在第一次实习的时候,因为对业务端的团队极度失望,过来做了稍微门槛高一点的数据产品。

做一件事时间久了,会自我反思,我现在做的东西是不是限制自己了,我怎么跳出当前的舒适圈,从更远的层次看这个行业,看这个方向。

经历了两段比较失望的实习,大概了解到了行业的普遍情况,在春招的时候甚至在想,如果还找不到合适的公司和岗位,要不要真的准备毕业前组个 Team 出去创业。现在回忆在面微信小程序的时候,面试官对于他自己所做方向的思考没有很深,导致对小程序在自己心里的形象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毕竟微信公开课还是被小龙实力圈粉了的)

大三产生“自我怀疑”的时候是在跟 HK 的一个产品的 PM 聊我要毕业的事情,当时了解到我在面 wx 并且比较想去,ta 非常惊讶地跟我说很难想象你会想去微信。当时真的是点一语醒梦中人。长久以来因为本身行业的发展满足了主观的预期,加上认识的人的维度相对单一,所以一直没有关注过其他可能性。自那之后陷入长时间的自我反思,并且尝试拓展自己信息输入。逐渐地看到像 figma, gitlab,vercel, dine 等这些无论组织形式(字节也是)还是产品都非常优秀的团队和公司,也看到了更多的组织形式可能性。也逐渐破除了最早跟在武汉创业的几个公司的学长了解到的对于小团队的刻板印象,聊天过程中发现他们关注的一直都是如何保持团队能力的梯度,是否要过快地培养团队成员能力等等,因此就形成了小团队 == many stupid things 的刻板印象。

曾经跟一个和 dine 合作的团队的同学了解 dine 的合作模式,了解到 dine 的三个人都是 co-founder,也一直保持三个人的规模,也详细了解了一些设计合作的收费形式等信息。最有意思的是之前 Yachen Liu 在 Twitter 上面公布想法没多久就出来的新产品 Elpass 整个设计水准超出预期非常多,当时还在惊叹真的是 full-stack 开发者,但最后果然(惊讶)在 dine 和合作项目里面看见了 Elpass。像最早 zhihu,好奇心日报,端传媒等我经常接触的产品都是 dine 的设计师设计的。

还好最后到了一个比较 ❤ 喜欢的 team,制止住了破罐破摔自己出来搞事情的念头。 Anyway,大四这一年还是希望能搞点有意思事情的

I chose this job, NOT the job chose me.

The group

我很喜欢现在所处的圈子:

  • 敏捷
  • 专业
  • 平等

以上是最先想到的几个点,具体解读其实就有点千人千面了,就不赘述了。

不得不感慨一下,自己所在的圈子真的太小了,加入了某设计师的自己微信群,在里面看到了团队之前的学姐,还有很多熟人(是我认识 ta,ta 不认识我这种)让自己知道了,其实充满好奇心,但又对未来略带焦虑的不只是我一个人。

在从一些渠道翻产品的时候,看到有意思的产品,会跟 PM or 开发者提反馈,聊的多了,话题也广了。参考别人的生活方式,发现自己的未来的可能性也不在那么局限。无形中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有意思的群体,大家在线下有自己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到了线上,大家的做事风格,思维逻辑又步调一致。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

不同的阶段对于这句话都有不同层次的理解,其实这也是当初做产品的一个核心原因。

大学里面其实在不断 on charge 一些事情,或大或小,中间自己做事风格也在一直变化。因为 Owner 的范围一至在变大,在一遍遍的踩坑过程中“抓大放小”的习惯真的是踩坑踩出来的。其实这种思维方式是很虚的,因为需要一个很大的 vision,然后进行落地,难点在于定义在节点在不同状态下的操作逻辑。在必要的情况下面要设计很多层 fallback,别人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要做好准备。

Perfect 和 Done 中间的平衡是需要 Owner 去平衡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下,Perfect 才有更大的实现机会。我个人倾向于把这种 Perfect 称作“局部最优解”。因为不同行业、不同事物,早期都是在跑通流程,然后细化,然后优化,这样一个过程是从 Done 到 Perfect 的过程,但是这个是局部的 Perfect,因为一旦基本条件变化,可能需要推倒重来,大部分情况 Perfect 的可复用性差。

在走 Done 这个流程是会长期焦虑的,一个是长远目标带来的压力,一个是目前进度带来的焦灼感,最后很容易变成自己就是最后那个 fallback 选项,即传说中的“救火队长”。

Side Projects

说实话,自己内心是比较反感什么事情都算 ROI,算经济收益的。自己做的东西首先要说服自己内心想做,才可能去做。只有自己想做的东西才可以不计成本的投入时间去做。

之前在携程实习,做什么都换算成收益,按照收益排期需求的那段时间真的是如坐针毡。甚至自我怀疑我参与这样子坑用户的行为是不道德的,当大家在为从每个用户身上多赚了 XX 钱准备庆祝的时候,自己真的是哭笑不得。

关于 Side Projects,其实自己一直有一个心结,没有组团队做过有一定难度的上线产品。
在做,在做

评论